最新的消息、最深入的探討、最有價值的話題、最資深的多啦迷、最多原創作品、最具氣氛的討論區就是這裡! 歡迎來到多啦A夢綜合討論天地!
多啦A夢小知識: 貓頭鷹俠衣

《炎之天使》[連載中]

大家可把自己創作的故事貼在這裡與大家分享^^
版面規則
以下文章內容原創部份之著作權屬發表人所有,未經發表人同意,嚴禁轉載

  • 作者請先到「同人小說留言冊」裡設置留言冊。留言冊就是每個作者設置一個留言主題,各會員在該主題裡進行故事的討論及意見交流,將連載故事主題獨立出來。
  • 而在連載主題內不得發表任何意見,意見須轉到留言冊中。當然,在主題的第一樓裡要放上留言冊的超連結。故事完結後即鎖文,意見冊則繼續開放。
  • 惡趣區的文章則不在此限。

[從心出發之炎]第九章

未閱讀文章 #11樓, 由 愛.封神 » 2011-04-20, 週三 8:52 P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第九章

  黑衣男二話不說轉身就跑,但銀狼那是什麼速度!黑衣男才一個轉身,還沒跑出去就見到銀狼再次笑嘻嘻地出現在他面前。

  黑衣男還以為自己眼花,或者是銀狼有雙胞胎兄弟之類,但是再回頭望去,原本應該在身後的銀狼的位置上已經空無一人。

  銀狼這種近似瞬間移動的速度,足以驚艷任何一個異能者和妖鬼。更何況眼下這個普通人。

  黑衣男如同看到鬼一樣,雙腳一陣哆嗦就軟下去,坐倒在地上,非常丟臉地雙手扒在地面倒退著。「救命……不要殺我……」

  「說吧,為什麼要在這個車站下車?」銀狼步步進逼。

  換轉是普通情況,銀狼這句話就問得有點無理取鬧了,人家愛在哪下車是人家的自由,人家的私隱,你一個小鬼在這裡管什麼來著呢?

  但眼下這個黑衣男顯然是有什麼秘密存在,才會在這裡下車。如果說銀狼下車追過來時只有80%肯定的話,那現在看到黑衣男這種表現後,他就百分百肯定這當中肯定有鬼!

  「我保證不會說出去!」

  「你在說什麼呢?」銀狼百思不得其解。

  「車上有炸彈的事啊!」黑衣男哆嗦地說。

  「什麼!?」銀狼一把上前揪起了黑衣男。「你說列車上有炸彈!?」

  「不是你們放置的嗎?」黑衣男繼續哆嗦地問道。

  銀狼沒理會他的疑問,急道:「炸彈放置在哪裡?有沒有通知其他人?」

  「炸彈就放在你們那節車廂的一個角落,被一堆貨物擋住了,不仔細看的話很難發現。沒有通知過其他人,我發現了後就害怕得慌忙等停站就下來了!」

  銀狼凝重地審視著黑衣男的雙眸,久久不發一語,黑衣男滿帶惶恐地回望著他。

  半晌,銀狼才放開了手,怕怕黑衣男衣服上的灰塵,向他微微一笑道:「行,我相信你。謝啦兄弟,接下來的事就交給我去辦吧。」

  說完銀狼轉身就如風般消失了,一路揚起灰塵撲撲地朝列車離開的方向追去。

  「為什麼會有人在列車上放置了炸彈?是針對我們炎之天使?」

  這是銀狼心下唯一想著的問題。

  黑衣男望著銀狼絕塵而去,從懷裡掏出了一部手機,撥通。

  「喂。炎之天使的小子回去了。等下一個站你們都離開了以後,就將一切炸掉吧。」

  關掉了通話後,黑衣男嘿嘿大笑,想著炎之天使的傢伙真易騙。

  「喲,可惜騙不了我。」突然其來的一聲,把黑衣男頓時嚇得一窒。

  只見車站的角落處轉出了一個男子,冷冷地走出來。

  「知道炎之天使的存在,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男子厲聲問。

  炎之天使的存在是秘密的。除了異能者以外,普通人的社會就只有某些政府高層、擁有高權力或高財力的人物才會知道異能界這些事。而炎之天使所接受任務的委託方就大多數是這群政客高官、一方巨富的普通人,像這次銀狼他們的任務的委託者就是一個科技界權威人物,也只有這樣的人,出手的價錢才會讓炎之天使心動接受委託。

  現在眼下這個黑衣人,知道炎之天使的存在,但又在設計炎之天使的成員,除了是異能者之外就別無可能。但即使是異能者,也沒理由會對付炎之天使。炎之天使是目前異能界所公開的唯一一個組識,平時又不會做出什麼太逼害異能者的傷天害理事情,甚至還會偶爾出手幫助別人,所以目前在異能界當中,炎之天使的正評比負評其實還多出很多。

  會對付炎之天使的異能者?很少,因為一個異能者再強大極,也不可能與一整群異能者的組織對抗。

  「名字不足掛齒,尤其對於一個死人來說。」黑衣男嚇了一跳後又回復平靜,冷靜從懷裡掏出一把手槍。

  男子看到黑衣男的手槍後嘆息著搖頭。「都什麼年代了?還打手槍?」

  男子左手一揚,一道青光奔著黑衣男而去。

  倏地眼前一花,黑衣男消失了身影,再出現時竟出現了兩個一模一樣的黑衣男!

  「是分身術!」男子眼前一亮,同時再揮揮手臂,這次是兩道青光直奔兩個黑衣男。

  眼前一陣花亂,黑衣男駭然再二分為四,同時避過了青光攻擊。

  四個黑衣男,各持一枝手槍,站著四個方位包圍著男子。

  分身,就是黑衣男的能力。

  原來設想的計劃就是由他來引誘走銀狼,然後發動分身,包圍之,然後再用手槍……

  異能者的身體也是肉體,並非銅牆鐵壁,被子彈射中,也是會受傷的。

  至於為什麼最後沒朝這一步計劃走去,那是因為直至銀狼發動異能後,他才知道銀狼的異能是速度。

  子彈殺傷力再大,也要射中才行。而銀狼所表現的速度,讓黑衣男毫不懷疑他的速度已經遠超於子彈。所以黑衣男當機立斷就繼續假裝一普通人,將銀狼引導回列車,最後讓他和列車同歸於盡。

  黑衣男會有這個計劃,純粹是他沒想到炎之天使的人也在那列車上。他的目標從一開始就不是炎之天使。炎之天使的出現反倒有可能障礙了他的行動,所以黑衣男才設計了這一出,清除障礙。後來看見了銀狼的異能,又發現這小子挺好騙,於是就乾脆將他騙回列車上,讓他與炸彈一同邁向滅亡。炸彈當然不止銀狼車廂的那一個。事實上炸彈數量之多,爆炸起來時肯定能在一瞬間將列車炸得粉碎。

  至於原來設計銀狼的計劃,一度以為告吹了,現在卻橫生枝節,落到了這個來歷不明的男子身上。

  「好吧,我必須承認,遠攻的確不是我的強項。」男子歎了口氣,彷彿很婉惜。末了忽然又來了精神,從懷裡掏出了一把劍。「近戰才是我的強項!」

  「來吧!如果你認為射得中我的話。」男子劍尖斜指向地,挑釁道。「但是我必須說明,你一旦開槍了,我就視為你對我的攻擊。對於攻擊我的人,我絕不會再手下留情。」

  黑衣男的眉頭稍稍一動,猶豫了。

  如果對方是一個普通人,那這下可以視為虛張聲勢,可忽略不提。但若對方是異能者,那就要認真審視了!

  任何一個異能者的異能都是一種未知的能力,只要對方不說出來,就只能自己判斷。未知的能力永遠充滿變數,而變數……永遠會使自信崩潰、摧毀一個堅固的計劃,一個變數,足以致命。

  眼下黑衣男就是不清楚對方的異能,所以他猶豫了。

  思索了片刻,權衡輕重以後,四個方位的黑衣男都動作一致地收了槍。

  「行了,我放棄。你走吧。」

  沒必要為這突如其來的陌生人賭命。黑衣男的心裡想道。

  「你好像漏了點什麼。」男子此時笑道:「你好像沒問過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黑衣男心下一凜,連忙又舉起了槍。「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男子卻收起了劍,繼續笑嘻嘻地說道。「我只是一個不巧路過看到了這一切,而又不巧看破了這一切的觀眾,所以想訪問一下當事人的想法,誰知道這位當事人卻想殺人滅口,所以我才正常防衛一下。如果當事人不想說的話,那就算了,我也不是多事的人。」

  黑衣男仍然全副心神在戒備著這陌生的男子,男子卻自顧自地轉身離開,故作瀟灑地一甩手。「走了。我不是炎之天使,但也不是好欺負的善荏,如果你仍然會對付炎之天使的話,我們總有一天會見面。認住我,我叫天空之城。」

  黑衣男眼看著天空之城愈走愈遠的身影,終於還是嘆了口氣,放下了手臂,一屁股坐在車站旁邊的休息長椅,心裡納悶不已。

  他們的計劃本來就不是對付炎之天使,只是炎之天使剛巧出現阻礙了他們的計劃,商量過後他們才狠下心除掉這兩個炎之天使的小子。

  「不知道小惡魔獸和電光獸他們那邊順不順利……」黑衣男嘆氣想著。「說起來……這裡方圓百里無人,那傢伙不等下一班列車,真想走路回去?」

  黑衣男還有心思在佩服天空之城。遠處的天空之城卻一邊走一邊痛苦著……早知道就不裝酷離開了,D市……啊……好遙遠啊!

  比他們更遙遠的地方,一輪列車高速飛馳著,而列車的後方,一道人影踢著塵土追至,瞅準一個拐彎的時機跳上車尾,喘息半晌後,銀狼打開了車門,步進車廂。

☆待續‧‧‧★
最後由 愛.封神 於 2012-03-29, 週四 5:35 AM 編輯, 總共編輯了 2 次

  • 0
  • 0
漫天飛舞的黑羽.伴隨折斷的墮落之翼,在那暗黑的國度.我還能找到自我嘛?
飄逸的櫻花.染紅的街道.我所看見,只有淡紫的黑暗
冷酷的刀鋒.淌血的傷心.殘留下來,Only endless love

圖檔愚人節禮物
頭像
愛.封神
叮噹小城偉人
叮噹小城偉人
 
文章: 1173
註冊時間: 2004-10-19, 週二 7:11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缺圓弦月
稱號: 英明的(!?)是英俊才對啦0.0
花名: 在下沒種花,何來花名?
最愛: 最愛是誰?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狀態: 潛水中
聲望值: 39
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

[從心出發之炎]第十章

未閱讀文章 #12樓, 由 愛.封神 » 2011-05-13, 週五 1:39 A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第十章

  列車一如以往的平靜,但在這刻的銀狼的眼中看起來卻是波濤暗湧。

  銀狼一回到列車上,第一時間回到自己的車廂,看到葉塏仍然躺在床上睡得安穩才鬆了口氣。然後就關了閘門,轉身朝那黑衣人口中所說的炸彈地點走去,在一堆貨物所遮掩的角落中,銀狼撥開所有,果然一個定時炸彈完好安置在地上。

  那人說的是真的!

  銀狼倒吸一口涼氣。隨即便抄起炸彈,使力往窗外扔出。

  「是誰想加害於我們炎之天使呢?」銀狼邊憶測著邊從車廂中穿插著,最後來到了人員最集中的餐廳車廂。

  這時的他眼中,每一個人彷彿都有著可疑的地方。

  這個手裡舉著報紙攤開的老伯,眼睛好像不是集中在報紙上。那個低胸短裙的美女嘴裡笑著跟旁人談笑,但眼裡毫無笑意。旁邊那位被低胸短裙美女半身依賴著的中年男子邊談笑風生,手裡卻不安份著在美女的大腿來回探索。端著餐點來回路過的侍應。

  每個人在銀狼這一刻的眼中,都很可疑。

  到底何從入手?銀狼很頭痛。已知車上有人放置炸彈,但對方人數,炸彈數目,有何目的?他統統都無從入手。

  這個時候,如果是海棠的話,她會如何辦?

  銀狼不禁想到隊中的智者角色,海棠。

  景色在窗外飛速流逝,銀狼默默在餐廳車卡的門邊站立了一會兒,終於是放下了面子,不情不願掏出了手機,撥通了海棠的號碼。

  「喂?」很快,海棠的聲線出現在另一頭。

  「我遇到麻煩了,要靠你的幫忙。」銀狼嘆了口氣,很簡單地從事情簡述了一遍。

  海棠一直靜靜聽完以後,過了半分鐘後才道:「哦。我大致明白了。」

  「那個黑衣人,你最後放走了他?」海棠問。

  「嗯。」

  「白痴。那傢伙就是兇徒。」海棠嘆息道。

  「這話怎講的?」銀狼駭然道,他完全沒看出那人有什麼不妥。

  「他多大?」

  「大概三十來歲。」

  「你呢?」

  「快十八了。」

  「你說一個三十來歲的正常人,發現炸彈後,會無緣無故自私到獨自自己一個逃命嗎?第二,假設他真的那麼貪生怕死,你認為一個三十來歲的正常人,會不跟車長通報,反而告訴你這個才十七歲的黃毛小子?」

  「因為我用了異能啊,所以他害怕也不是無道理!」

  「好了,最重要的是……」海棠不禁嘆氣。「他為什麼會發現到炸彈。」

  「因為炸彈沒有收得很隱密啊!那個位置很容易就會被發現。」銀狼理直氣壯。

  「既然那是個容易被發現的地方,那為什麼兇徒還要放個炸彈在那裡?圖被人發現,然後引起恐慌,進而令到列車緊急停車?」

  「嗯嗯,說不定真是這樣。」銀狼點了點頭,愈聽愈覺得有理,繼而發表自己的意見:「可能對方的目標就是為了不讓我和葉塏去到目的地!」

  「笨蛋,讓我告訴你吧,這次我們的行動,選擇用什麼交通工具,用何種方法前往目的地,一切都只有我知道。所以是絕不可能走漏消息,甚至是你也好,別忘了你自己也只是列車臨開出前五分鐘才獲得我的指令,用異能帶葉塏衝過去才趕得及。」海棠說道:「所以這次的事件,只是一件意外,不關我們事,純粹有人不知有何企圖而欲炸毀列車,或令到列車急停。」

  「那我現在應該怎麼做?」銀狼直接問道。

  「你冷血的話,最佳選擇是帶葉塏在下一站下車,然後等另一班列車。這樣這輛列車上的乘客生死都與你們無關了。」海棠道。

  「哪可以這樣!」銀狼馬上斥道。

  「那如果你認為自己還有那麼一點人性的話,就去抓住兇手吧,在列車到達下一站之前。現在列車上肯定還有同黨。」

  「你又知?」銀狼實在想不通為什麼海棠明明沒有身在現場,只是聽了自己的情報就能對情勢掌握得這麼好,可是自己卻沒法從自己的說話裡參透到什麼玄機。

  「那個黑衣人無論如何都與炸彈脫離不了關係,如果放炸彈的兇徒只有一人的話,那就是那個黑衣人。假設兇徒只有一人的情況下,而兇徒本身又下了車,那他的目標就只可能炸毀列車,但你現在仍然好端端在這裡,就表示這個假設是錯誤的。所以兇徒不止那個黑衣人。但是上一站下車的就只有黑衣人,那麼同黨就肯定依然留在列車上了。無論對方想弄停列車又好,炸毀列車又好,車上都肯定還有同黨。」海棠侃侃道。「明白了嗎?隊長。」

  「明白了……那我接下來該怎麼辦?」銀狼被調侃了後依然很高興地請示海棠,實在是因為他很不喜歡動腦想這些邏輯有的沒的。

  「很簡單,整輛列車有十五節車廂,而你現在是在第九節的餐廳車廂,是吧?接下來你就………」

  海棠很快將戰略佈置下來,銀狼聽得連連點頭,只是他們是在電話交談中,也不知銀狼這點頭是點給誰看。

  「最後,你欠我一頓飯。」海棠最後道。

  「啊,為什麼?」銀狼愣住。

  「我現在在學校啊,你佔了我整個午膳時間,不用還啊?」

  「是……明白。」銀狼狂汗。「這趟任務回來後就請你了行不行。」

  「要記得啊……」

  「嗯,那就這樣了……」銀狼欲掛斷電話。

  「喂!」海棠突然又喊了一聲。

  「幹麻?」

  「一定要回來,請我吃飯。四個人缺一不可。」

  「行啦行啦,煩!」銀狼嘴上雖在抱怨著,但仍然露出了窩心的微笑,接著才掛斷電話。

  好,不管你們是誰,但惹了我們炎之天使就肯定倒霉運,儘管放馬過來吧!

  銀狼摩拳擦掌,轉身往列車的最後一節車廂走去。

☆待續‧‧‧★

  • 0
  • 0
漫天飛舞的黑羽.伴隨折斷的墮落之翼,在那暗黑的國度.我還能找到自我嘛?
飄逸的櫻花.染紅的街道.我所看見,只有淡紫的黑暗
冷酷的刀鋒.淌血的傷心.殘留下來,Only endless love

圖檔愚人節禮物
頭像
愛.封神
叮噹小城偉人
叮噹小城偉人
 
文章: 1173
註冊時間: 2004-10-19, 週二 7:11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缺圓弦月
稱號: 英明的(!?)是英俊才對啦0.0
花名: 在下沒種花,何來花名?
最愛: 最愛是誰?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狀態: 潛水中
聲望值: 39
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

《炎之天使》第十一章

未閱讀文章 #13樓, 由 愛.封神 » 2012-04-28, 週六 7:07 A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請務必從第一頁第一篇文開始看起。因為這兩個月來,我已經不知不覺將前面十章全部重改一次。劇情將會不一樣!)
(謝謝支持。)

第十一章

  銀狼逆著列車行駛方向,緩緩來到了最後一節的車廂,走到了車廂洗手間的門邊,打開門閃身進去。

  像正常人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變化,彷彿去這趟洗手間是非常理所當然一樣,一臉平凡地轉身關門。在孓身一人的洗手間內沉靜地將馬桶蓋闔上,然後才一屁股坐上去,重重舒了口氣。

  接下來的他,只需要等。等待就好……

  「假設列車上的同黨擁有複數數目,即兩名以上時,他們一定不會任由你自由行動。你由重新上回列車那一刻開始就肯定會被落入他們的監視之中。但同時他們不會放過監視同是炎之天使的葉塏。」

  「那我該怎麼辦?」銀狼問道。

  「等待。去列車最後的一節車廂的洗手間內等待。當你在密室待得愈久,他們愈難以捉摸你的想法和行動。擺脫對方思想上的束縛,這是反擊的第一步。然後如果他們夠聰明的話,就會猜到我們可能在懷疑他們有同黨的想法,但這時無論如何,他們已經和我們對上了,他們只能視我們為對手,而你卻躲進了密室,不暴露在對方的掌握之下。這種情況,對方只可能有一種做法……在葉塏的附近監視,既監視他又監視你,那時你附近可能已經沒有了線眼,因為已經不需要線眼了,只要你仍然在列車上,你終會與葉塏會合,所以線眼只需安放一處,就是葉塏那裡!」

  「要揪出對方,只有一個機會。對方肯定是要在下一站下車,然後炸毀列車。所以即使他們現在監視在葉塏的附近,當列車進站時,他們會以最快的速度離開。機會就在這一瞬,他們離開的時候,就是你反擊的機會,用你的絕速,去與對方競速吧!那一瞬間,會在第十節車廂下車的,極可能就是對方的同黨。」

  「可是……如果對方只有一個人呢?那你的佈置豈不是由一開始就出錯了?」銀狼又問。

  「沒錯,是有這個可能性。我也不是神,單憑情報上分析,以我的智慧所能做到最大的猜測就只能是這樣。如果有什麼狀況突發,我建議你還是立刻帶上葉塏離開列車為佳。這趟你們出來任務,盡量少惹事為妙。」

  「明白了。」


  銀狼默默回想著海棠的指示,列車的速度終於是緩緩降慢,快要進站了。

  「列車即將到站,請乘客緊記攜取隨身行李、重要物品……列車即將到站,請乘客緊記……」

  車廂揚揚播放提示音,機會,快要出現了。

  列車驀然停定,全車十五節車廂共三十道車門此時一同打開的機械音尤如警號般,銀狼聞聲而動,倏地從馬桶彈起,脫門而出,目標只有一個。

  一秒,銀狼的髮色驀地變了棕色,這個世界在他而言,一秒,不再是一秒。

  絕速的能力隨之發動,世界如同靜止了一般,只有他能動,時間的流動變得極為緩慢,印證了愛恩斯坦的相對論──愈接近光速,時間流動得愈慢。

  絕速,絕對的速度,字面上的意義就是比光速還要快。

  這一刻的銀狼,比光速還要快!

  衝出第十五節車廂的同時,銀狼的人影已然現在第十節車廂。

  一切如海棠所料,在銀狼接近靜止了的時光之中看到,兩個男子此刻正欲下車,而視線卻依然停留在葉塏的房間內,明顯是在監視著。

  而他們的監視終於盼到了目標,銀狼退出絕速,在二人的眼中現形。

  兩人立時嚇了一跳,互瞪了一眼後慌忙跳出車外,一左一右的沒命奔跑起來。

  銀狼不禁一怔。這個情況如何解決?他倒是沒想過。

  追還是不追?不追的話,就只能帶著葉塏逃命,任由這輛列車爆炸。追的話,掌握炸彈遙控的是左邊還是右邊?抑或兩邊都有?

  銀狼很猶豫。這是一道人性的問題,而他卻必須要在數秒內回答答案,至少在那兩人逃離出他視線之前。

  「快追!」突然一聲大喝從銀狼身後響起。

  銀狼駭然回頭,只見眨著一雙淡紫色靈眸的葉塏一手扶牆,另一手按住耳朵,緊皺著眉頭,滿額大汗似乎很辛苦。

  「雖然我不太清楚發生什麼事,但你的行為已經告訴我,那兩個人肯定就是放炸彈的兇手。炸彈,就交給我去找出來吧!」葉塏勉強勾起一絲笑容:「我也是……正式的炎之天使一員啊!」

  銀狼看進葉塏的眼睛,一秒後,毅然轉身跳出車外,扔下一句話便發動起絕速朝右方追去。「好,我相信你。不要死啊!活著等我回來帶你做你身為正式成員的第一個任務!」

  列車的車門緩緩關上,葉塏目送著銀狼離開。直到列車再度開動,那種強烈如地震般的感覺又包圍著葉塏,葉塏一時忍不住腳一軟跪倒在地,但很快又撐著牆壁硬是站起來。

  頂住啊葉塏!這是你堅強的表現!不要理會所聽到的事是假是真,只要相信自己做的事是正確!相信自己!相信自己!

  葉塏咬著牙關,心裡一直催眠自己。腳下一邊向第十一節車廂移動……葉塏透過異能,很清楚聽到,那裡正有一枚炸彈。



  ……

  嘟─嘟──

  「喂。」

  「海棠?找我什麼事?」

  「你現在是在C市與D市之間的那個莊家村執行任務是吧?」

  「嗯嗯。」

  「大概十分鐘後,那個列車站會有一班列車到站,銀狼和我們隊的新人都會在車上。除此之外,車上還有一伙來路不明的人潛伏著,我希望你能協助一下他們。」

  「來路不明?什麼意思。」

  「不清楚,但很有可能知道炎之天使的存在。很可能是異能者,我擔心銀狼未必應付到。」

  「明白了,我立刻動身。」

  「還有……」

  「嗯?」

  「那個新人,發生什麼事都一定要先保著他的命。」

  「是那個叫葉塏的小子吧?聽說過,什麼來頭?」

  「三大救世者之一。另外……奇術師懷疑,他很可能就是……」

  「什麼!?如果奇術師說的話是真,那這小子可不得了!竟然如此極端的雙重身份!」

  「……總之,護著他的命。」

  「收到。炎之天使第三戰鬥分隊獵鷹分豹隊長砂之回憶聽命!」

  咔嚓,嘟─嘟─嘟──

☆待續‧‧‧★
最後由 愛.封神 於 2012-04-28, 週六 7:16 AM 編輯, 總共編輯了 1 次

  • 0
  • 0
漫天飛舞的黑羽.伴隨折斷的墮落之翼,在那暗黑的國度.我還能找到自我嘛?
飄逸的櫻花.染紅的街道.我所看見,只有淡紫的黑暗
冷酷的刀鋒.淌血的傷心.殘留下來,Only endless love

圖檔愚人節禮物
頭像
愛.封神
叮噹小城偉人
叮噹小城偉人
 
文章: 1173
註冊時間: 2004-10-19, 週二 7:11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缺圓弦月
稱號: 英明的(!?)是英俊才對啦0.0
花名: 在下沒種花,何來花名?
最愛: 最愛是誰?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狀態: 潛水中
聲望值: 39
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

《炎之天使》第十二章

未閱讀文章 #14樓, 由 愛.封神 » 2012-05-14, 週一 5:37 A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第十二章

  銀狼一下車就奔著右方的人追去。普天之下,銀狼發動異能的情況下還追不到的,他目前還沒遇過這樣的人。

  眼前這個人理所當然被銀狼頃刻追上了。

  銀狼一下子繞到對方的身前停住,對方霎時嚇得一頓,很快扭頭轉身又朝另一個方向跑去。

  銀狼發動異能,絕速再次施展,身影再一次截住對方的去路。

  於是對方又轉身另尋出路。

  如此來來回回數次,銀狼煩厭了,於是乾脆一下子上前抓住對方的肩膀,掌間施力一按,把對方篏制得死死,企圖製造出壓迫感,威嚇對方:「你們是什麼?」

  對方未有言語,奮力搖晃身體,企圖掙脫開銀狼的掌控。

  銀狼見對方不答,還硬著身子要抵抗,心下也是有點惱怒,想著應該給點苦頭讓對方嘗嘗,一腳已經伸到對方的腹部。

  不料對方的身體竟在這刻爆炸了!首當其衝的就是最接近他的銀狼,一剎那被刺眼的白光閃爍覆蓋了……



  葉塏聽著心中所指引的方向,扶著牆步履艱難來到第十一節車廂。

  毫無疑問這裡肯定是埋藏著一枚炸彈。但這枚炸彈在哪裡,葉塏還需要點時間才能聽得清楚,可是眼下他卻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在第十一節車廂通往第十二節車廂之間的通道中,凜然站著兩人,露出嘲笑的表情看著葉塏痛苦支撐。

  葉塏的心思敏銳,一看就知道這兩人並不尋常,很可能是衝著他來的。或者甚至就是衝著他背後的勢力,炎之天使。但他此刻卻只能無力半靠著牆壁,一手捂著耳朵喘息著。

  「喲,炎之天使的小老鼠看起來很辛苦耶?」對方一人毫不留情地嘲笑著:「要不要我幫你快點脫解了?像你們那個頭腦簡單只懂亂衝亂撞的銀狼一樣,在絢爛的爆炸煙火中化作塵埃墜落?哈哈哈哈……」

  葉塏緊皺著眉,他還不知道銀狼中伏一事,此時只當對方在虛張聲勢,要不是這身子太虛弱只能依靠在牆邊稍息,他實在不想理會對方。

  「炎之天使?哼……」另一人嗤之以鼻,邊踱步到一個角落,從暗處踢了一個炸彈出來,腳下運力再踢,利落地將炸彈踢到葉塏的腳邊。「殺了吧。」

  葉塏立時心頭一緊。如果,炸彈就這時爆炸的話,首當其衝的就是……

  對方第一個說話的人此時突然彈了個響指。

  嘭──

  爆炸聲從列車最後的車廂傳來,整輛列車霎時像脫了繩的野馬般失控地左搖右擺,瘋狂在軌道上亂顫著行駛。

  正常人尚且會感受到突如其來的劇震,何況感覺已放大百倍的葉塏,從爆炸聲響起的第一秒,葉塏已承受不了那放大百倍的轟炸聲,慘嚎一聲幾欲昏厥,接下來再遇放大百倍的震幅,整個人立時癱倒在地板連一根指頭也不能動彈,肚內那五贜攪轉得想全吐出來。

  「哈哈哈!」看著葉塏癱軟在地,臉上那痛不欲生的表情,那對方的第一人開心地拍起手掌。

  那對方的第二人卻是皺著眉頭,顯然對這無聊的玩弄沒興趣,只是冷冷地說:「殺了吧。」

  話畢他平伸出右手,掌心向天,離掌約五釐米的上方平白閃裂出一個爆著電流、霹靂作響的球體。

  看著葉塏像死屍般一動也不能動,他眼裡只充滿了不屑。手掌輕輕一托,電流球體順著手勢向上飄浮,他隨即將手掌化托為拍,狠狠一拍將爆裂著電流的球體朝著葉塏擊去。

  「電球彈!」

  「沙壁。」

  與此同時平白卻出現了一個聲音。隨著話音,葉塏與對方兩人之間竟憑空落下了無數的沙粒,數量之繁幾乎阻隔著那兩人的視線,只勉強穿透沙壁勉強看到另一邊的葉塏。

  電球彈飛至碰上沙壁,電球彈一下子擴散開去,霹靂在沙壁之中絢麗流竄,聲勢霎時非常奪目。

  被沙壁所阻隔了的葉塏那邊背後第十節車廂,慢吞吞走出了一個人,戴著副墨鏡自以為很帥氣般目中無人地大搖大擺走到葉塏身邊,彎腰一下將葉塏拉起身。

  強大的力量頓時鎮定了葉塏的感覺,讓葉塏再一次安穩下來,有喘息的空間。

  「兩個人對付一個手無寸鐵之力的人,說出去不怕丟臉嗎?」此人隔著沙壁望過去對面二人,笑了笑道。

  「又是炎之天使?」對方的第二人皺眉道。

  「砂之回憶。」扶著葉塏的人微笑著報上自己的名號。

  「哼,名字不足掛齒。」對面的第二人不屑一顧。「反正都是要死之人。」

  「呵呵,我反而喜歡記下死在我手上那些人的名字。」砂之回憶繼續笑道。

  「哈哈,有趣有趣。」對方的第一人大笑著豎起大拇指。「我叫小惡魔獸,那邊那位是我的朋友電光獸。」

  「廢話這麼多幹麻,全殺了完事。」電光獸不喜歡搞這些情緒上心理上的把戲,手裡又蓄起了一個電球彈飛過去,這次比剛才那個大了足足一倍。

  「沙漠之壁。」砂之回憶一揮手,原本正在落下的沙粒加大了落勢,一瞬間完全斷了雙方的視線,閃耀著電流表示再一次擋下了變大一倍的電球彈。

  砂之回憶這一下手臂揮到盡時還沒完,掄臂再向前推出:「沙龍。」

  夾雜著電流的沙粒席捲開來,橫跨了整節車廂,在半空中竟真形成了一個龍的頭部,呲矛咧齒噬向電光獸及小惡魔獸。

  小惡魔獸立時拋出一個炸彈到沙龍的嘴部,爆炸轟然炸開。霎時沙粒分散到整個車廂每個角落。

  「電球彈!」

  在沙粒紛揚的環境裡,電光球穿插其中直奔砂之回憶和葉塏。「沙之旋!」

  砂之回憶揚手,一股沙粒圍著他和葉塏旋轉,以他倆為風眼,形成一個旋風壁。電球彈撞上去後仍然無法穿透,只在外圍分散,電光霹靂佈在整個沙旋風中閃爍作響。

  「沙之舞!」

  砂之回憶再一旋手,身邊的沙之旋風立時散去,整個車廂飛揚的沙粒卻像有了生命力般自覺聚成一堆堆小沙團,在車廂內亂飛亂撞,就是偏偏避開了砂之回憶和葉塏的身邊。

  小惡魔獸的炸彈亂扔,電光獸的電球彈亂飛,卻仍然突破不了眼前這些沙幕。

  「這傢伙……」電光獸咬牙切齒地暗忖。

  「他媽的太難纏了!先撤吧?」小惡魔獸狼狽避過一團亂舞的沙球,閃身來到電光獸旁邊說道。

  電光獸咬著牙不願示弱,堅持著用電球彈擊散每一團飛過來的沙球。

  「喂!」小惡魔獸催促。

  電光獸不情願地被亂舞的沙球連連逼退,內心反覆衡量過一番以後,從牙縫中恨恨透出一絲聲音:「先把任務完成了再撤!我殿後!」

  小惡魔獸一聽命令後鬆了口氣,面對著砂之回憶,他實在沒信心取勝。

  「不跟你玩了,掰掰!」小惡魔獸一臉正色地拍拍手,列車的車頭轟然爆炸!

  失去了控制的列車受爆炸影響立時左右搖擺起來,同時因為沒有了動力而逐漸緩速,只因慣性而繼續向前著一段距離,小惡魔獸抓準時機從車廂的窗戶一躍而出。

  整輛列車都在搖晃不定,甚至連空中飛舞的沙粒都因而受到影響軌跡飛得更亂。唯獨在沙幕中的三人絲毫未受影響,依然站得穩穩,其中葉塏可忽略不提,他是被砂之回憶強用臂力揪著。

  「沙龍。」砂之回憶眼尖瞄到小惡魔獸欲跳車,一揮手操縱著沙粒凝聚成沙龍,咆哮著噬向小惡魔獸。

  「電流牆壁!」電光獸掌心對向沙龍與小惡魔獸之間,喊道。

  一道由電流交織而成的網絡憑空閃出,阻住了沙龍,沙龍撞上去以後立時解體,被分散在電流牆壁的壁面。

  「砂之回憶!我記住了你這名字!」

  電光獸狠狠與砂之回憶對視,再在自己的身前放個電流牆壁,才躍出旁邊的窗戶。

  「列車……快不行了……」葉塏忽然說道。他的能力,聆聽生命的聲音,很清楚聽到屬於列車的生命聲音,正慢慢衰弱減少中。

  「我知道。」砂之回憶揪著葉塏來到列車的車門,單掌一伸,一團沙球將車門轟擊毀爛。

  砂之回憶帶著葉塏跳出列車,穩穩落在平地,列車顛簸地逐漸遠離著他們。不遠處,列車轟然爆炸,半空中冉冉浮現一朵蘑菇雲。

  砂之回憶單手一揚,沙粒平空出現,卷起了一場沙旋風將他和葉塏包圍其中,阻擋著列車爆炸時飛來的碎片。

  沙旋風之中的葉塏頹然坐倒在地,儘管他在這場戰鬥之中沒出過任何一分力,但此刻的他卻覺得身心疲憊。

  屬於列車的生命……還有列車上的無數生命……隨著那一聲爆炸,一瞬間全都湮滅了。

  「列車上的生命……都消失了。」葉塏抬起雙眼無力地望著砂之回憶。

  「我知道。」砂之回憶再一次說道,目光平靜。「人總難逃一死,你若無法賦予他們生命,就只能接受他們死亡。這一點,你必需要明白,才是真正成為炎之天使的一員。」

  葉塏眨眼間,髮色與眸色一瞬回歸黝黑。

  「我知道你的異能是聆聽到生命的存在,但,並不是所有情況下都能拯救到你所聽到的生命。」

  沙旋風慢慢淡去,露出了四周的景色,包括不遠場的列車殘骸,而那個範圍,一點人類存在過的痕跡都沒有。

  「走吧,由此刻開始,我暫時代表銀狼,護送你去任務委託人的地點。」砂之回憶伸出手掌在半空,等待著葉塏的回應。

  半晌,葉塏恍惚想通了什麼。

  「剛才那兩個自稱是數碼精靈的是什麼人?」葉塏尤自問。

  「不知道。」砂之回憶搖頭道,「但,我不會放過他們。」

  「我也是。」

  葉塏一剎那眼眸閃過決心,重重握著砂之回憶的手掌,任由砂之回憶用力扶他起身。

☆待續‧‧‧★

  • 0
  • 0
漫天飛舞的黑羽.伴隨折斷的墮落之翼,在那暗黑的國度.我還能找到自我嘛?
飄逸的櫻花.染紅的街道.我所看見,只有淡紫的黑暗
冷酷的刀鋒.淌血的傷心.殘留下來,Only endless love

圖檔愚人節禮物
頭像
愛.封神
叮噹小城偉人
叮噹小城偉人
 
文章: 1173
註冊時間: 2004-10-19, 週二 7:11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缺圓弦月
稱號: 英明的(!?)是英俊才對啦0.0
花名: 在下沒種花,何來花名?
最愛: 最愛是誰?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狀態: 潛水中
聲望值: 39
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

《炎之天使》第十三章(上)

未閱讀文章 #15樓, 由 愛.封神 » 2012-08-01, 週三 7:46 A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第十三章(上)

  「爸爸,這是什麼東西?」

  小孩子瞪著一雙圓滾滾的眼眸,好奇地看著眼前笨重厚實、如一個小箱子般的電腦顯示器,那是最舊式的電腦顯示器。

  這是一個科技發展蓬勃的時代。

  電腦能夠處理文件檔案以及簡單的數式運算,那怕功能只相當於一部巨大化的計算機,電腦仍是當年劃時代最高級的科技產品。

  但如同第一代的手提電話一樣,第一代的電腦都是外型非常笨拙,銷售價格極之昂貴的一種奢侈品。

  這個年代,電腦正在被各方各界精密研究,務求改良得更好,發展得更完善。這班IT界的第一代先河,正正就是打下日後電腦全民化的重要人物。

  「呵呵,小智,這個是電腦。」一個滿臉倦容,但眼神精銳的中年男子一手抱著小男孩,另一隻手指著舊式顯示屏幕樂呵呵說道。

  「電腦?」

  「沒錯,就是電腦。」中年男子將小男孩放到自己的膝上,「將來,這一定是打開未來那通道的鑰匙!」

  中年男子的眼睛放出的光芒,讓小男孩充滿憧憬,那就像星星般閃耀著難以追逐觸碰的亮光。


  「許總。東西已經聘請了國內最強的異能組織負責押鏢,現在出發運送中。另外,兩位保鏢亦已經乘搭著列車過來途中,預計九小時後到達。」

  管家恭敬的聲音把許智的思緒拉回現實。

  六十八歲的許智這陣子總是想起童年的事。曾聽說人臨死前會有某程度的預感,那段日子會不斷回憶以前的事。

  許智本就無懼生死,他能夠達到現在全球科技界的尖端開發人物,在許多人心目中已是一生人最大的成就。

  剛才的那段回憶,彷彿再度真的重演回八歲時的時候,爸爸那閃耀著夢想的雙眸,亮得他心裡怦怦直跳。

  「爸爸,現在的我……應該佩得上是你的兒子吧?」許智默默想道。「只是,還差一點。只要這最後一段程式也可以完成安裝,我的心願也就能了結了,我也無悔了。希望爸爸你在天之靈能夠保祐我。」

  這一段程式一旦安裝完成,本世紀真正最劃時代的科技產物將會即將誕生。所以現在的他,還不能死。

  這個科技產物,將是電腦界上的最大突破,一瞬間肯定能夠壓倒所有電腦開發技術公司。

  蛋糕的第一口,總是最可口無比。更何況,這塊大蛋糕,別人起碼要再過五年以上的時間才有能力咬一口。

  多少人窺覬著這蛋糕,但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即使許智竭力遏止,仍無法阻止消息傳播。

  造成了現在的局面,網絡上數不盡的駭客無時無刻在攻擊著他們的伺服器,逼得他運用最原始的實物連接。結果競爭對手竟不惜僱用殺手企圖在程式運送途中將之破壞,甚至連掌握著最終啟動鑰匙的他許智也被屢次暗殺。

  無可奈何之下,他唯有尋找上只有社會最上流人士才知道的「那方面」組織,揮霍下重金,目的只為了他人身安全,程式安全。只要完成了這最終的劃時代科技。

  要他一死,又何妨。

  但現在……只要撐到程式到達就行了,爸爸,請你保祐我!

  聽完管家的匯報後,許智朝他點了點頭,正想說些什麼,突然喉頭一痛。

  「發生什麼事?」許智駭然瞪大眼睛,絲毫說不出話來,嘴巴張開卻感到脖子透風。

  眼前的管家畢直地向後仰倒。在這之前,他的腦袋率先滾落在地上了。

  許智愕著張大著嘴巴,無論是吸氣還是呼氣都辦不到,只感到絲絲涼意的喉嚨不斷透著風。

  一襲黑影在他的身後冒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掌向許智的腦袋一推,許智的身首馬上分家。

  「先解決你這礙眼的,然後就輪到……炎之天使!」黑影冷笑著哼道。

  爸爸……只差這最後一步而已!只差這最後一步而已!

  許智半空中的腦袋尚有一絲意識,充滿遺憾的眼角莫名流出眼淚。

☆待續‧‧‧★

  • 0
  • 0
漫天飛舞的黑羽.伴隨折斷的墮落之翼,在那暗黑的國度.我還能找到自我嘛?
飄逸的櫻花.染紅的街道.我所看見,只有淡紫的黑暗
冷酷的刀鋒.淌血的傷心.殘留下來,Only endless love

圖檔愚人節禮物
頭像
愛.封神
叮噹小城偉人
叮噹小城偉人
 
文章: 1173
註冊時間: 2004-10-19, 週二 7:11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缺圓弦月
稱號: 英明的(!?)是英俊才對啦0.0
花名: 在下沒種花,何來花名?
最愛: 最愛是誰?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狀態: 潛水中
聲望值: 39
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

上一頁

回到 ○同人小說○

誰在線上

註冊會員: Baidu [SPIDER], Bing [Bot], Google [Bot], Sogou [Bot], Tb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