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的消息、最深入的探討、最有價值的話題、最資深的多啦迷、最多原創作品、最具氣氛的討論區就是這裡! 歡迎來到多啦A夢綜合討論天地!
多啦A夢小知識: 付慰問費的機器

[宅妹同人][性轉注意]假日到訪的同班同學

大家可把自己創作的故事貼在這裡與大家分享^^
版面規則
以下文章內容原創部份之著作權屬發表人所有,未經發表人同意,嚴禁轉載

  • 作者請先到「同人小說留言冊」裡設置留言冊。留言冊就是每個作者設置一個留言主題,各會員在該主題裡進行故事的討論及意見交流,將連載故事主題獨立出來。
  • 而在連載主題內不得發表任何意見,意見須轉到留言冊中。當然,在主題的第一樓裡要放上留言冊的超連結。故事完結後即鎖文,意見冊則繼續開放。
  • 惡趣區的文章則不在此限。

[宅妹同人][性轉注意]假日到訪的同班同學

未閱讀文章 #1樓, 由 奈奈由宇 » 2012-12-01, 週六 3:34 A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點擊進入留言冊

事先聲明,這篇是赤京路線(?

是說,其實一開始是想直接寫赤城X京介的,不過總覺得這衝擊應該大多數人都承受不了,加上最近剛好在玩性轉設定,所以索性寫成赤城X京子了(?

背景是在第十卷,約莫在模擬考剛考完之後的一段時間0.0
第十卷看到赤城約定去京介家裡做飯的情節面竟然沒出現讓人感到相當扼腕,
對於伏見亂開支票的行為感到非常不滿,所以這篇就誕生了(?

是說平時的連載一個月出不到一回,但這篇竟然可以一個晚上解決掉,真是太神奇了(?
下次真的寫看看赤城X京介的文好了0.0+

以下正文(?



  六坪大的房間,彌漫著食物的香氣。
  瓦斯爐左半邊的壓力鍋冒著撲撲的聲音,右半邊的圓鍋則滋滋地炸著金黃色的豬排。我一邊讚嘆著赤城俐落又熟練的料理手法,一邊卻又不禁回頭望向房間中央的小圓桌——可樂餅、咖哩雞肉、煙燻鮭魚、醬燒牛排……包括現在正在做的起司炸豬排與馬鈴薯燉肉等等「清一色的肉類料理」。
  唉……吃完這一餐之後,大概一兩天以內都不用吃飯了……
  看著赤城輕鬆哼著歌的側臉,我卻只能在內心暗自哀嚎著。
  雖然並不是想對特地過來為了我大展廚藝的赤城抱怨……但是光是計算這些料理會轉換成多少卡路里,我就不禁開始覺得胃痛起來。如果說弟弟的某個朋友是草食動物的話,這傢伙恐怕不只是肉食動物,根本就是暴龍了吧——不知是否我孤陋寡聞,我真的完全沒見過用這麼大手筆的肉類食材拼湊而成的餐桌。
 
  「最近看妳好像變瘦了,總覺得妳應該吃得很隨便,所以這次特地帶了超多好料的來——好好期待吧,高坂,我絕對會讓妳長出兩三公斤的肉出來的。」
  今天早上,帶著大包小包肉塊的赤城用著爽朗的笑容、不懷好意地踏進了我的房門的時候,我真應該當下把他勸回去的……雖然他大概不會聽。
 
  啊,或許我應該說明一下事情原委比較好——「單純只是個同班同學」的赤城浩平,之所以會像現在這樣在我獨居一人的家扮演著家庭主夫的原因。
  兩個月前,為了專注於大學考試、以及提前適應上大學之後的住宿生活,經由父親的介紹,我搬進了這間距離千葉大相當近的單人套房。在搬家前夕,麻奈實和赤城擅自提議並策畫了所謂搬家派對的舉行——但赤城當天卻為了照顧生病的瀨菜而無法前來。於是,「為了補償當天沒請到的份」,特地約了個週末假日,要我「好好待在家裡等著」。
  事實上,就算是假日,我也沒什麼特別預定就是了……於是半推半就下,便答應讓他來我家的邀約——對於自己的漫不經心,我感到十分後悔。
 
  「……赤城,還沒好嗎?」
  「肚子餓了嗎?抱歉。不過別急,這『應該』是最後兩道了。」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很像是新婚夫婦在廚房的對話——我想應該只是我的錯覺。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乖,去桌子旁邊坐好,稍微等哥哥一下喔。」
  「為什麼是兄妹設定!」
  「因為我是哥哥嘛。」
  「我可不是你妹妹!還有不要故意曲解人家的意思之後還把話題岔開!」
  「哈哈哈。」
  「不要笑!——還有,不要隨便摸我的頭!給我把手收回去啦!」
  「噗哈哈哈哈哈哈!!」
  「你——這——傢——伙——」
 
  可惡……除了桐生以外,這傢伙真的是最擅常、又最愛惹毛我的混帳男人!
 
 
  「我開動了——」
  赤城握起筷子,並雙手合十。
  雖然喊了開動,但赤城遲遲沒有動起碗筷——似乎是打算等我也一起開動之後才開始用餐。但望著滿桌的肉類,我完全提不起食慾,只是咬著下唇,瞪著他那惡劣的笑容射出殺人射線——當然,我的眼睛裡其實什麼也射不出來就是了,就算把眼鏡拿下來也一樣。
  「怎麼了,『小京』?」
  「…………你那個設定要用到什麼時候?」
  「啊哈哈哈!抱歉抱歉。只是妳生起氣起來跟瀨菜真的很像耶。妳們都戴著眼鏡,而且又都是班長。」
  「……只是這樣?」
  「嗯,只是這樣。」
  「嘖,你這個死妹控……」
  「妳說什麼?」
  「沒什麼。」
  「……幹嘛又突然消沉下來了?」
  「關你屁事。」我在不爽什麼啊?可惡……
  「——好啦好啦。心情不好的話,那就多吃點好東西來提振精神吧。」
  「滿桌都是肉才更讓我難以下嚥!你這個人一定要這麼故意嗎?」
  「什麼啊,難得我可是為了妳使出看家本領,端上這一桌好東西的耶!妳就不能稍微賞個好臉色給我嗎?高坂。」
  「嗚……」
  「這可是連瀨菜都很少品嘗到的豪華菜色喔?」
  「嗚……好啦,我吃幾口就是了……」
 
  拗不過赤城的剛柔並濟攻勢,我勉為其難地端起筷子。
  「我開動了。」
  夾起一小塊看起來比較不油膩的煙燻鮭魚並放入口中——頓時我便感到一絲驚豔。
  當初看到赤城把鍋子弄得黑煙直冒的時候,我還以為「這下完蛋了」——然而,燻得稍久的鮮嫩魚肉非但不減其香甜,稍重的煙燻香氣反而更加挑起了味蕾。
  我緩慢地咀嚼,讓香氣慢慢在口中擴散,反覆地品味著香甜與燻苦交織出來的味道,食欲很不爭氣地被激發了出來——
 
  「怎樣?」
  「……哼,還不賴嘛。」
  「那快點試試下一個吧。」
  赤城將咖哩雞肉飯(這會不會太大盤!)推到我面前——雖然平時在家吃咖哩飯已經吃到有點膩了,不過因為胃口已經被打開的關係,稍微嘗一下還是不成問題的。
  「——!」
  媽媽做的咖哩飯,都是直接用醃過的雞胸肉下去做的;但這一盤的雞肉還多加了一道油炸的手續。但即使麵包粉外皮炸得相當酥脆,內裡的雞肉依然十分清爽,完全不油膩。
  怎麼可能!我明明看他非常豪邁地倒了一大堆油到鍋子裡面去耶?
 
  「怎樣?」一樣的語氣和笑容,實在讓人……感到非常不甘心。
  「……雖然雞肉炸得不錯,馬鈴薯也軟得恰到好處……」
  「……然後呢?」
  「沒有放綠花椰菜讓口感失衡,是致命的失誤。」我雞蛋裡挑骨頭。
  「喔,是那個啊。但是我討厭吃花椰菜嘛。」
  「…………你比小學生還不如。」
  「哈哈哈哈!我知道了。下次我會記得在妳那一盤裡面放的啦。」
  「……這樣啊。」
  「好,那下一個換……這個!醬燒牛排!這一次我絕對要讓妳心服口服地稱讚!」
 
  ……
  …………
  ………………
 
  對不起,我沒得挑……
 
  「嘿嘿,這次又如何呀?」
  「…………」
  「……怎麼了,不合妳的胃口嗎?肉煎太老了嗎?還是醃太鹹了?」
  「……不,軟嫩度剛好,也沒有被鹽蓋住味道。」
  「那麼,是醬汁燒焦了?有句話說『醬汁是料理的靈魂』……唉,因為怕肉變得太油膩,煎的時候我不敢放太多油……是因為這樣嗎?」
  「……也沒有燒焦的味道,吃起來也不會感覺太油膩,而且……而且……」
  「而且……怎麼了?」
  「…………味。」
  「說清楚一點啦,下次我才知道該怎麼改進啊。」
  「唔……」實在很不想承認。
  「不合妳口味真的很抱歉,我平時比較喜歡吃味道重一點——下次我一定會改進。」
  「——沒那回事。我是說……非常美味。」
  「——啊?」
  「雖然讓人感到相當可恨……你的醬燒牛排非常美味,沒有值得我挑剔的地方。」
 
  赤城聽到我的回答之後,整整愣了五秒鐘。
  先是嚴肅、緊張、舒緩、然後是欣慰的微笑。
  我趕緊將臉撇開。總覺得他的笑容讓我非常不悅。
 
  最後,是讓我更不悅的大爆笑。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屁啊!」可惡,不小心又飆髒話出來了……這傢伙竟然害我一天破戒了兩次。
  「但是啊……哈哈……高坂你真的太可愛了!可愛得僅次於我的妹妹啊!」
  「你少噁了!」
  「來吧,再多稱讚我一點!說吧!『我最喜歡哥哥飽含愛情的料理了!』」
  「我又不是你妹!再說,瀨菜也不可能對你這樣說過吧?」
  「所以才想聽你說一次看看嘛,『小京』。」
  「赤、城、浩、平!你不要給我得寸進尺!」
 
 
  「嗚……」
  雖然大部分的料理還是讓赤城掃光了,不過我依然像是剛從吃到飽的自助餐廳出來一樣,太撐了,好想吐……
  更可惡的是,將桌面掃乾淨後那傢伙不但若無其事,最後竟然還拿一整瓶啤酒出來——雖然我們都十八歲了沒錯,但都還是學生耶?而且,男生帶啤酒來獨居的女生家裡,到底有何居心?
 
  「妳該不會酒量很差吧?」
  「……別看我這樣,我有時也會陪爸爸小酌幾杯的。」
  「那麼——」
  「——挑撥我也是徒勞,赤城同學。把酒收起來對你我都好,我可不想發生意外。」
 
  ……雖然這傢伙是個無藥可救的妹控,但我當初可是因為他在追求麻奈實才開始這段孽緣。要說這傢伙對自己妹妹以外的對象真的完全沒企圖,我可一點也不相信。所以,我嚴正拒絕了他的勸酒邀請,並且半威脅地要他把那瓶啤酒給原封不動地帶回去——
 
  「……什麼意外?」
  「——!」
  「幹嘛,我有那麼可怕嗎?」
  「別給我裝傻!」
  「高坂,你不說清楚我真的不知道,喝個小酒到底有什麼問題……」
  「少囉嗦——我不想說!」
  「妳很難搞欸!好吧,那我自己一個人——」
  「不准喝。不准開瓶子。假如你不想被我的竹刀問候的話。」
  「呿……我知道了啦。不喝就是了,有必要這麼凶嗎?」
  「……麻煩你整理一下廚具,吃太飽了,我有點起不來。」
  「噗……好好好,我知道了,拜託妳別又把竹刀亮出來啦。」
 
  我趴在桌上,看著赤城洗著鍋碗瓢盆的背影。
  那個位置,曾經站過綾瀨跟麻奈實,還有老是在鬥嘴的桐生跟哉——總覺得,雖然是當人家姊姊的人,但自從搬出來住之後,我好像總是站在被人照顧的那一方。
 
  「討厭啦姊姊,就算桐生君不拜託我,我也很樂意過來的啊。」
  「三萬元而已,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看妳過得這麼窮酸,稍微施捨妳一下吧?」
  「就算已無法每日相見……我依然會為妳祈禱,學姊。」
  「京姊,拜託妳好好吃飯啦——看妳瘦了不少耶。喏,看看我帶了什麼過來?」
  「小京,要一起考上同一所學校,然後一~直在一起喔。」

 
  ……明明我年紀比他們大,應該是要我去照顧他們才對,為什麼最近總覺得這個立場反了過來?就算是同年紀的麻奈實和赤城,我好歹也算是他們班上的班長啊……
  赤城厚實的背影,給人十分可靠的感覺——雖然總是弔兒啷噹又粗枝大葉,但在一些細微的地方又相當地細心,就像他的料理一樣——明明光是站在旁邊看都會覺得他根本只是在耍帥而已,一嘗之下才發現每一分調味都相當地講究,所謂的自信之作絕對不是嘴巴上說說而已。
  總是把自己是妹控的這件事掛在嘴邊,事實上也近乎溺愛的寵著妹妹。
  即使無法參加自己策畫的派對,也要找一天把自己沒請到的份硬塞給我。
  總是強加給別人多到過頭的好意,這種燃燒過度的熱情跟言出必行的旺盛行動力真的很讓人頭痛——這是我和瀨菜共同的感想。
  讓人頭痛、卻又讓人沒辦法拒絕他——赤城這傢伙真的很討人厭。溫柔得討人厭、開朗得討人厭、過度熱情得討人厭。
  最討人厭的是——我竟然沒辦法真心地討厭他,反而讓我開始討厭起自己。
 
  「什麼『哥哥』嘛……可惡的傢伙。是故意要刺激我這個家中長女的嗎……」
  「——妳說了什麼嗎?」
  「沒有……」
  「乖,哥哥很快就清完了喔。」
  「——你鬧夠了沒啊!」
  ——這傢伙,根本聽得一清二楚嘛!可惡……我好想往陽台外面跳下去。
 
  「啊,對了,今年聖誕節也來個聖誕大餐怎麼樣?這次我把瀨菜也帶來……」
 
  完全不想聽他說什麼,我將臉埋在手臂之中,索性來個假寐——打算徹底無視這個討人厭的臭男人。
  從明天開始,每天早上的揮劍練習,就拿這傢伙當假想攻擊對象吧。嗯。
 
       ◇       ◇       ◇       ◇
 
  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
  望著眼前琳瑯滿目、超級豐盛的聖誕大餐,除了某個驕傲地挺著胸膛、還穿著聖誕老人裝的熱血笨蛋廚師,在場所有人與其說是讚嘆不已,不如說是瞠目結舌、目瞪口呆。
 
  「唔哇……超猛的!浩平大哥,我可以拜你為師嗎?」
  「有什麼問題?隨時歡迎來我家!啊,不過,如果你敢對我的瀨菜出手我絕對會宰了你喔。」
  「請放心吧,我絕對會先好好教育一下哉的,絕對不會發生那種事情。對吧☆」
  「小綾,不可以太欺負小哉喔。他可是我重要的——」
  「孫子嗎?」
  「是學生!小桐你太過份了……姊姊我可是活蹦亂跳的女高中生!」
  「姊姊……這個說法有點奇怪耶……」
  「——好啦!明年麻奈姊跟京姊考上大學後,再來辦一場宴會怎麼樣?浩平大哥。」
  「不錯耶,到時就由我們兩人來——等等,你是不是少把我算進去?」
  「當然,屆時赤城兄也是一同受到祝賀的對象……只不過,您能像今天一樣展現如此豪華的廚藝的話,想必是大家的福氣。」
  「啊哈哈哈哈,既然這邊這位公子哥兒都這麼說了——」
 
  如此這般。
  上回缺席的赤城,今天完完全全成為了宴會的焦點——以一如既往的高昂情緒,將宴會的氣氛帶動起來。真要說的話,就像是……
 
  「哥哥他超級High的耶。」
  「是啊。大概是因為大家都大哥大哥的叫,所以他現在根本樂到得意忘形了吧。」
  「……不是妹妹叫出來的『哥哥』也是?」
  「……說到這個,那傢伙上次來我家的時候,一直要我叫他『哥哥』。」
  「咦?騙人的吧!」
  「那傢伙,很喜歡照顧人吧。所以不管什麼時候,只要覺得有人需要他,他都會像個傻大哥一樣。」
  「…………」
  「——別鑽牛角尖啦,他的妹妹還是只有妳一個啊,瀨菜。」
  「嗯……不過我只是在想,京子姊,妳對哥哥越來越了解了呢。」
  「……唉。沒辦法啊,畢竟是持續了兩三年的孽緣。」
  「妳不是男生真的是太可惜了……如果是的話,我絕對會全力支援你們的戀情的。」
  「……別胡說八道。」
  「京子姊,耳朵很紅喔。」
  「…………!!」
 
  「好啦,哥哥在叫我們了,」瀨菜藉機跑開,並吐了吐舌頭,「快點過去吧!」
 
  不愉快。
  真不愉快。
  非常不愉快。
 
  這種不愉快的感覺是什麼?有夠討人厭的。
  決定了,今天我要狂吃,然後一直挑他料理的毛病。
  卡路里,給我去死吧!

  • 0
  • 0
圖檔
頭像
奈奈由宇
叮噹小城副城主
叮噹小城副城主
 
文章: 1507
註冊時間: 2003-12-29, 週一 6:09 PM
性別: 女
來自: 悖德的伊甸
稱號: 一招打倒燒味的
花名: 冥府のシンデレラ
最愛: 欺負與凌虐笨蛋燒味0.0+
聲望值: 21
稍有作為稍有作為稍有作為

回到 ○同人小說○

誰在線上

註冊會員: Bing [Bot], Google [Bot], jason tang